女老师被骗百万 以为打开“赚钱”门道谁知竟害的父亲跳楼

2017-08-24 23:39

  李勇很快为她打开了“赚钱”的门道,并让她尝到了“外快”的甜头。据罗云介绍,2014年,她通过上线成功安排学生到火车站上班,介绍费是每人2.5万元;2015年,又成功安排3人到重庆某高速做收费员,介绍费是每人6000元。同年,通过后来的上线人到成都绕城高速做收费员,介绍费是每人5万元。

  学生们一等再等,终于在2015年的12月收到了刘林的通知,刘林告诉学生可以上车实习了,三个月后转正。在正式上车前,这些学生又被安排到成都某技工学校进行了1个月的培训。不料,这些学生在火车上实习了4个月后,却再次被告知,回家等消息。

  罗云说:“这些学生在火车上跑了4个月,一分钱工资都没发。今年7月,我带着学生到成都市劳动局、成都铁公司去,才给他们每人发了1800元。后来我了解到,当时刘林让学生去实习,说3个月后转正都是的,其实是当时正值春运,铁上需要人。”

  在老上线安排工作受阻的情况下,罗云并未停止脚步,而是通过李勇又结识了新的上线刘林。随后,罗云把在李勇处安排工作受阻的5人又介绍给新上线人,准备安排到火车上工作。

  据其介绍,按照刘林的筹划和安排,这22人中,8人准备安排到动车组,14人到普通车;16人准备到成都段,每人2.2万元,6人到重庆段,每人2万元。

  一方面通过亲戚朋友广泛搜罗需要就业的学生或社会青年,根据工作岗位不同,收取几万元不等的介绍费;另一方面通过自己的上线,帮助这些人安排高速收费员、银行柜员、火车乘务员等工作。其中,几万元的介绍费一部分给上线,作为安排工作的酬劳或其他用途,剩下的则自己截留,作为从中牵线年上半年,达州一名女老师罗云(化名)一直在从事这样一份“兼职”。罗云的父亲患病,家庭经济压力大,她希望通过这个“兼职”赚点“外快”。这个看似一本万利的生意,不料却出了意外。罗云不仅没能赚到“外快”,反被自己的上线余万元。

  罗云,达州市达川区某学校的一名老师,由于自己父亲身患癌症,又与前夫感情不合离婚,家庭经济压力较大。2014年,罗云通过网上认识的朋友了解到,可以通过帮别人介绍工作赚取“外快”,便心生羡慕。并通过网上的朋友,认识了可以帮人安排工作的李勇,李勇也是罗云认识的第一位上线。

  2015年3月,刘林通知这22人到成都培训,接待这些学生的是成都某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的相关人员,每人收取4300元的培训费。随后,该公司工作人员将学生送到成都某中专学校进行为期3个月的培训学习。

  当3个月的“培训学习”结束后,这22名学生被告知回家等消息。2015年9月,又被通知到成都专门培养铁员工的某学校考上车的有关资格证。罗云说:“到目前为止,这些学生都只看到了分数,没拿到证。而且当时有两个学生没考过,我又另外给刘林拿了钱,让他。”

  有了前面成功安排工作的经验,和“第一桶金”带来的刺激,罗云在这条上越来越有信心,步子也越来越大。2014年下半年,罗云向自己的第一位上线人,准备安排到火车站上班,每人介绍费3.3万元,但未成功。